樹果♧

=诡化。

一切随心的咸鱼

回到顶部

[大俱利伽罗×烛台切光忠]Stray Cat 01

※ 架空半现代paro,咖喱×烛台,烛台捡到了一只流浪猫的故事,短篇

※ 不要在意现代社会中的正常人为什么能接受这么不正常的角色名这种事情【虽然也并不一定会出现路人




Stary Cat


文/诡化



01



烛台切光忠刚低头看了看表,面前的电梯恰好到达,金属的门从两边分开,烛台切光忠的视线顺着那条缝隙望进去,对上眼神倏然亮起来的鹤丸国永。

“巧了,我正好是来找你的。”鹤丸国永的目光跟着烛台切光忠一起走进电梯,“晚上一起……”

“抱歉,今天不了。”烛台切光忠伸手按了楼层,“一会儿还要去超市呢。”

“你今天自己做饭?那我……”

“下次吧。”烛台切光忠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道,“今天真的不行,下次随你想吃什么。”

鹤丸国永狐疑地打量着他,外面大雨倾盆,烛台切光忠要是因为这天气拒绝他还情有可原,冒着大雨绕远路去超市放在他身上简直是匪夷所思了——毕竟烛台切光忠是对自己的帅气体面要求得十分苛刻的。

这么一看倒真被鹤丸国永瞧出几分端倪来:“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烛台切光忠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一下伤口,茫然看见鹤丸国永的表情才忽然惊觉自己中了计。

后者笑眯眯地问道:“手上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被一只野猫抓伤了……”比起坑人还是欠了些火候的烛台切光忠无奈摘下手套。

鹤丸国永看了他两眼,沉默片刻评价道:“真的是猫?”

“不然呢?”

鹤丸国永将自己的刘海全部按到脑后,摆出一个背头的发型,压低了声音道:“‘哦,这没什么,我只是被一只小野猫抓伤了……’”

“……”

烛台切光忠面无表情地将他压得翘起来的头发简单打理了一下,总算恢复原状的鹤丸国永捂着脑袋不死心地评价道:“你说说那种话,才比较符合你个人的外在形象啊。”他扬了扬眉,“‘哥很野性吧?’之类的,而且最好用英语。”

“……你少说话,才比较符合你个人的外在形象。”

“那多无聊啊!”鹤丸国永正要强行实践自己的歪理,电梯终于到达底层,烛台切光忠挥挥手,一边说着改日再聚,撑开伞躲到铺天盖地的雨幕里消失不见。





事情要从烛台切光忠昨天捡到的那只猫开始说起。

那是一只受伤的流浪猫,烛台切光忠看见它的时候它正奄奄一息地趴在公寓门口的角落里,仿佛是不希望被任何人发现一样。

烛台切光忠觉得很有趣,即使用猫不通人性来解释,任何生物多少也有求生本能,这只猫为什么要躲在这样的地方,像是决定了自己的坟墓,要独自死去一样?

他于是打着伞凑过去,深栗色的猫还一息尚存,勉强睁开眼睛。那是双非常漂亮的金眸,可惜因为伤痕累累而没有神采。烛台切光忠想伸手抱起它,猫却倏然亮出爪子,烛台切光忠猝不及防被抓了一下,手腕上落下几道浅浅的血痕——看来这只猫真的是没有什么力气了。

“一上来就动手动脚确实是有些唐突佳人了……”烛台切光忠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跟这只猫说话,“去我家包扎一下吧,不留下来也没关系。”

烛台切光忠把手伸过去的时候那只猫仍然别开了脑袋,但却并没有再袭击他,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触碰到猫被雨淋得粘在一起的毛时,猫不着痕迹地抖了抖耳朵,仿佛是在全神戒备地等那只手抱住它一样。

烛台切光忠不由会心一笑。

虽然态度非常倨傲,真正抱到手里的时候才发现这大概是只幼猫,小巧而可爱,被雨折磨得一塌糊涂的毛甚至隐隐可以看到黑色的花纹。

整个过程中猫都安静地趴在他怀里,烛台切光忠总算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否则他一个外行可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烛台切光忠是独居,家里却不像其他单身男人那样乱七八糟,猫起初还将鼻子埋在他胸口,眼睛瞥到整洁干净的客厅,轻轻晃了晃尾巴。

“第一次来,先请进吧。”烛台切光忠和猫开着玩笑,他的性格比起张扬的外表实在是柔和很多。

猫当然不会说话,烛台切光忠甚至也不认为猫能听懂,但他是一个比较注重体面和情调的人,即使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也不会为了一只猫很可爱而失了风度。

烛台切光忠是不养宠物的,家里自然没有什么准备,他四下张望了一下,最后拿了一个柔软的靠垫,想让猫先在上面休息一会儿,他可以准备浴室给猫简单清理一下。

不知道猫是不是对此心怀芥蒂,烛台切光忠还没将它抱上去就挣扎起来,烛台切光忠不敢用力,只好任它从怀里滑到硬邦邦的桌子上。

猫身上分明还有伤口,烛台切光忠多少觉得心疼,若不是因为猫不会体贴聪明到这个地步,他几乎要觉得脏兮兮的猫是为了不弄脏他的靠垫而故意为之——但跟猫是没有办法讲道理的,烛台切光忠只好认命地任它去,自己加快了动作收拾出一盆微温的水,替猫稍微清理伤口。

与传闻中的鸡飞狗跳不同,这只猫顺从地被他抱到水缸里,因为一本正经故作深沉的猫实在是太可爱了,烛台切光忠忍不住用食指挠了挠猫的下巴。猫似乎对此也很是受用,眯起眼睛抖了抖耳朵。

不过当烛台切光忠清理完背部想检查猫肚子的时候,猫又忽然闹腾起来,但到底拧不过人类,当场被就地正法。

起初烛台切光忠还以为是猫天性厌水,后来反倒被猫古怪的动作逗乐了:“你难道在害羞?”他揉了揉猫的肚子,“放心吧,你被我看光了我会负责的。”

也不知猫是不是听懂了,又或者是终于忍无可忍,恼羞成怒的猫在他的手腕上又轻轻留了一爪子。





-tbc-


比预想的长,可能没法上下两篇写完了(。

把标题的上改成了01……orz

后续

评论(14)
热度(16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樹果♧ | Powered by LOFTER